《2007棟篤笑---越大鑊越快樂,越愛黃子華》

Photobucket


(WARNING:由於下文涉及部份表演內容,未欣賞是次棟篤笑的朋友請勿閱讀,謝謝!)
(本文純屬個人感想,並不代表演出者立場,敬請留意。)



  一連十二場香港站的《越大鑊越快樂》棟篤笑終於圓滿結束,很快樂,因為真的好大鑊。每晚看畢演出,我都問一句:教我如何不愛黃子華?

  無可否認,《越》實在算得上是子華暫時以來的巔峰之作,笑位鋪排、蘊藏意義、造型設計、以至舞台效果,全都是「有史以來」最出色的。我想,大家曾跟那隻大鑊合照吧!大家都為以突破造型踏上舞台的他尖叫過吧!大家都為那抵死的台詞而捧腹大笑吧!大家都為笑話背後的殘酷而暗暗悲哀過吧!大家也為子華最後帶出的生存之道而拍掌吧!

  這次棟篤笑算得上是《兒童不宜》的姊妹篇,同樣揭示世間的荒謬,《越大鑊越快樂》卻來的更深入,更殘酷。演出甫開始,就已經告訴在場所有人:現在的你並不是幼稚園時代所教出來的人格。這是悲哀的,但無人覺得不妥,我們甚至以為小時候的我們都不過是「自以為有愛心的白痴」,因為長大後,我們都知道過份有愛心的人是難以生存。為了生存,多愛護的東西也只能眼巴巴看著他們被殘害。為了糊口,多殘忍的事情都要幹。多少人看得出三個乞丐的故事背後對世界的大大控訴?那是活生生地揭示人類的可恥。

  隨著長大,我們開始對自己的生活負起責任,偏偏存活是困難的,我們遇上一個又一個難關,無力面對,為了讓自己內心好過一點,我們將責任推給世界、推給宿命。沒了責任,人空虛了,於是用潮流來武裝自己。說穿了,這不過都是追逐浮名虛利的工具。終於在追逐之間,我們遺忘了生存的目標,不知為何而活。說的聽的看的讀的做的想的,就連唱歌,我們都不問內容,只管忘我地放聲高唱。我們都不過是盲目地活在世上。

  人類自文明開始,最現實的追求的就是金錢。讀書要錢,退休要錢,甚麼都要錢,於是我們每天就為穫(甚或是獲)得更多金錢而活。讀書為了甚麼?現今社會,人人都說讀書不過為將來取得一份好工,讀書不過是爭取更高工資的籌碼,讀書為了錢嗎?為了錢,其實讀書是不必要的。

  我們常常不想面對自己,偏偏生活中卻有無限機會讓你認識自己,這次子華告訴你,世上誰對你自己最絕、最無情、最殘酷。你為什麼活得這麼痛苦?世上沒有人負你,一切不幸,只因你不負責任,可以避免的事你不避,與己無關的事你去妒忌,應該遵守的道德界線你要越過……你還有藉口逃避責任嗎?沒有了,因為人類的能力強大得發明了互聯網。我們所謂永遠、甚至從來都辦不到的事情,終於靠互聯網實現了。我們還有藉口讓自己因卸責而來的不幸合理化嗎?

  尾聲,站在人生大鑊舞台上的他告訴我們兩件事:第一,人類已再沒藉口逃避,假如我們肯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任,利用人類與生俱來的能力,我們可以免去人生很多很多煩惱。第二,我們大部人其實都忘了自我。那個自我成形於幼稚園、小學還是中學都不要緊,最重要是我們其實都有權選擇相信自己的信念。世人看你像怪物也好,只要不傷害別人,你儘管為自己負任就行了,何必理會那麼多呢?明白嗎?子華的每一個棟篤笑其實思想都很一致,不斷提醒我們:重拾自我,並且相信人間有愛。我們有權像《兒童不宜》的結尾一樣,相信世上有愛,人世界也能有美好的事情,你肯相信就行了。

  我看過很多人對這次演出的評價和感想,人人都說這次演出實在出色,只是帶點哀愁,我可不認同。這是棟篤笑,這次說的都是人生可笑之處,也許內容沉重得有點讓人透不過氣,不過,要是你曾為這些荒誕事而發笑,想必是看通了一點人生。正如演出中所言,做人不必太執著,那個人生不是個黑色幽默?子華站在大鑊上嘲諷世界,他是舞台上的「食物人」;我們坐在鑊邊看著大鑊中的他,我們不過是森林中的土人。人生不過是場玩笑,何必執著?不明白內容,輕鬆大笑一晚,忘卻生活的煩憂;像我,自以為明白一點,稍稍反思,然後努力為自己的人生繼續努力,不是很好嗎?就是知道人生有多黑色,才更應努力將黑變白啊!

  看畢尾場的演出,忍不住哭出來。內心萬分激動,我看著子華一場又一場的修改劇本,看著子華努力駕馭四方八面的觀眾,看著子華終於完成又一次Marvellous的演出……第十個原創棟篤笑終於完成了,萬分不捨。忘不了他的迷人的舞步,忘不了一首又一首大鑊版金曲,忘不了一個又一個笑話,忘不了觀眾擁戴你的歡呼和掌聲,忘不了你每晚懷著感激的真誠鞠躬……惟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沒有完結,那來第十一個?子華,請你一定要繼續棟篤笑的演出!

  感謝子華認真的演出,越大鑊,越快樂,越愛黃子華。
  我愛你!!!!!


-->返回前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