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華我的哈痞時代

[Monday 06/08/04]

 

10年前,黃子華在某訪問中引述Woody Alan的說話來形容自己:『有一種人,他們永遠有一種不快的病,我想自己也是那種人。』

10年後,黃子華在訪問上表示,現在一感到不快樂便會馬上喝叱自己。

「人又越來越靚仔,生活又有目標,感情生活又穩定,還想怎樣。」

44歲的黃子華指著我手上N年前的舊新聞笑說。

所以連自己的樂隊也名為「哈痞」,國語的譯音為「happy」。

從前的他之所以不快樂,原因來自破碎家庭,父母離異,對生父印象模糊,自小寄人籬下,不受寵愛。

原來最好的棟篤笑是用痛苦來成就的。

即使他自稱比從前哈痞,但你們看的是$12的《新Monday》,而不是買$200飛的stand –up comedy

在台上他風趣幽默,但私底下木獨沉默。

他不是余樂天不是莫作棟。

那些嬉皮笑臉高呼:「唔使騰,no problem。」純屬劇情需要而已。

那些擠眉弄眼的照片,只是設計圖片而已。

我們把世界看錯了,卻以為世界欺騙了你。

 

我不可以再等3

 

在棟篤笑平台上,黃子華:「當乜野人都唔搵我做野,我就知道,我係一個偉大既藝術家,在氐既時代唔會獲得應有既尊重,唔上咁,我重偉大過偉大既藝術家,因為我知道,我死後都不會受尊重。」

 

鏡頭轉至14年前,黃子華首創香港史無前例的「棟篤笑」一炮而紅,之後事業浮浮沉沉,直至4年前一套《男親女愛》,令他首嘗當紅滋味,但乘勝追擊的《男歌女唱》和《一蚊雞保鑣》卻再遭滑鐵盧,最近食老本新作《棟篤神探》不成功便成仁。

 

「今次有31點,都可以話鬆了一口氣,因為我並非多產演員,不可以今鋪衰了便等下一鋪觀眾變的好清楚地逐鋪同你計,所以會較緊張一點。但坦白說又不是很大壓力,因為知道不會差成怎樣,近來劇集收視都比較低潮。」

「有網友話如果蔡少芬的角色由dodo演會更好!」

「冇辦法,dodo那部是100集,是累積回來,然後突然不做,是一個經典,所以無得比較,你也可以說如果黃子華的角色由周潤發來演會更好啦!」

「你飛的電影票房都很差,對你打擊大嗎?」

「票房不理想的打擊是3年冇人再搵我拍戲,3年!最近開始有了,所以我8伯好小心揀,如果那部片不是十分十分好條件的話,寧願不做主角。」

「因為輸不起?」

「我不可以又等3年了,我叫做付出了心機,但成績不好是很被動的,不可以自欺:「唉!真是懷才不遇。」而是有樣東西叫『冇運行』。惟有做好些,希望有日評氣會返轉頭說:『啊!原炊你在這堙C』但現在我已覺無憾了,touchwood明天瓜了也沒啥遺憾,當然未做到好好,問題是我有冇盡到力,諗番轉頭,自己都幾搏命。」

 

「就快45歲,你怕老嗎?」

「是44歲才對!(超級強調)

Sorry

「我諗每個人都怕老,但又不是看得太重,因為我很小的時候已經想老,10多歲已經被人認為當我老了便是驕傲的人,哈哈,因為以前很怕被人認為我是『o靚仔』。」

「心態上有沒有改變?」

「個人relax了,但不是變得太多,現在很多時做事仍會不面對現實,應該話不顧後果,我由第1日入行已經不顧後果,人人都說不可能不可能,但我依然故我。基本上,我每做一件事都被人視之為不可能,東初在話劇團已有同事勸我:『子華,你還是不要做幕前好了。』連我細妹也對我說:『做演員?不要發夢吧!』到現在我也不會受到別人影響,不聽別人的意見,哈哈!」

 

Say No便是贏

另一個棟篤笑平台上。黃子華:「我第一次戀愛之前,我認為自己就係楊過,而我同書堶悸G個楊過唯一唔同既地方,就係佢有隻大鵬,而我果陣就鍾意相思多d,同楊過一樣,我從來冇諗過考第一,我只需要愛情,只要我搵到我既小龍女,我就可以拋棄學業,退隱山林,搬入新界住,而係我第一次戀愛之前,我既小龍女只需要一個條件,就係靚,我知道咁諗係好幼稚,當時我年紀小,唔知道原來身材都好重要。」

 

現實生活中,黃子華感情生活未算多姿多采,除了潘芳芳外,小自己16年的空姐shris搭上「朗拿度消防員」、與自己大3年的dodo戲假情真、到現在同自己小16年的圈外「翻版關詠荷」都搞到滿城風雨。

「仍覺得女人外表和身材很重要嗎?」

「我想每個人一樣,一接觸先看外表,但相處後能否work out就要看堶情C」

「男人會因為對方愛自己多一點而不在乎嗎?」

「男女都是,英國作家Alan De Botton在著作《How Proust Can Change Your Life》中說話:『在愛情國度堶掖怳j殺著,不是我愛你,不是鑽石,而是『No』!那位可以say no,那位便贏!』

「你和女友那一邊say no?」

「我們是很平等,很成熟的關係。」

「你會向對方說『我愛你』嗎?」

「會,有感覺便會講『我愛你』!」

 

「你以前說不相信婚姻,現在有改變想法嗎?」

「冇!我不相信大部份人所相信的婚姻,大部份人相信婚姻有神奇力量,可以令感情穩固,我並不相信,但我相信commitment,越來越發覺有上事要有commitment,說了是便無論如何都要是。」

「那麼會生BB嗎?」

「真是想都不敢想,我又不認識他,我又冇欠他喎!你生個BB好多時只為了一己私慾,你創造一個生命,你是否ready去照顧他,ready給他一個良好、正確的教育?但我連自己都不敢肯定甚麼叫良好、正確。人生必有痛苦,我可不可以令他的痛苦是值得呢?定還是我只會令他更痛苦,同時又令自己痛苦?試想想那些冇錢又要生,同時又要包二奶,根本應該坐監,為何不是犯法呢?嫖妓犯法,為何生完不理,最後燒炭不是犯法?」

 

「如果你另一半很想生呢?」

「一句很老套的說話,識得我都知我是甚麼人,如果對方令我覺得即使廢了我都搞得掂便不同講法。」

「你追求激情還是細水長流?」

「愛情是我人生的一部份,當然,我不是非有愛情不可的人,愛情是要有激情又要有細水長流,當你了解到人生短暫,你就會很激情,因為我今天擁有這個人不代表第二日會繼續擁有,可否天長地久就要看那pair人有沒有這個質素,這是一個高深的學問,需要經驗、體會、分析去學習,不是生出來便曉,因為人的本性很容易去破壞一些寶貴的東西.」

 

 

子華歷年語錄

「如果我在很有錢的時間去買法拉利,這算得甚麼?有錢的時候,它只是一件玩具,冇錢的時候,它才是一架超級跑車!」

「劉德華入娛樂圈是不叻的,我們這種人才算叻,一個二個有家庭條件,我就毫無家庭條件,是毫無家庭呀!」

「一直我也載浮載沉,現在已腳踏實地了,因為已沉到谷底。」

「我錯經很怕孤獨,所以我很孤獨;當我不再怕它時,我就不孤獨了。」

「我不討厭訪問,如果個訪問不討厭的話。」

「雖然有一億個人話我串,但都是不認識我的人。」

「被狗仔跟當然不舒服,有時藝人會好氣憤罵他們,但這樣做等於對著空氣鬧,冇人會應你,就等於你鬧資本主義,資本主義根本就不會回答你。」

 

戴奧米加的勞力士

 

曾幾何時,他在台上發表「金撈」偉論:「點解要戴金撈?唔戴撈,有乜資格同人講時間係寶貴?我既時間點值錢呀?o拿,支時針圍住行一個圈,12個鐘,10幾皮野,即係為皮幾野一個鐘。你一個鍾值幾多錢丫?幾舊水?我點同你食飯呀?大家時間觀念唔同!唔單止咁,你戴撈,表示你個人有幽默感,勞力士,有邊個靠勞力搵食既人戴得起勞力士?越戴勞力士既人,就越表示佢唔使用勞力,呢d就叫做幽默感。」

 

黃子華的幽默感只可以在台上看到,訪問中的他慎言慢熱,永遠保持一定距離,這天,他戴的是奧米加,但時間對他依然一串光陰一串金。

「你對工作要求很高,會令身邊的人很辛苦嗎?」

「不會…我不會過份要求…」

 

 

 

à返回前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