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uch 2004-08-03
棟篤笑匠



      
許冠文是香港人公認的第一代笑匠;至90年代,影壇出現了周星馳,成為
了笑匠接班人;來到近年,鄭中基突然躍升為第三代笑匠,那麼黃子華呢?你可以
解釋電影的影響力大很多,而子華在電影圈的叫座力又確實差一點。個人認為,做
笑匠首要條件是可以扮鬼扮馬扮女人、大談屎尿屁、用諧音爆粗等,總之聽後不用
左想右想,以形體動作令觀眾直接地笑出來。回看子華的作品,這不是他的強項,
最深刻的形體笑位,可能是《男歌女唱》內的「李龍基」。

雖然未上到笑匠位置,但觀眾仍是愛黃子華的,4年前的《男親女愛》創下40點收視
佳績,往後大家都渴望再看到他的電視劇。事實上這些年來他都有參予拍劇工作,
不過是北上拍悲天憫人的國產劇《溥儀》。「套劇在國內好幾個城市都收視冠軍,但
相信香港不會買來播了,事關套劇是悲情片,當我正正經經走出來時,大家只會笑
到收唔到聲,因為香港觀眾會預期我只識拍笑片。」

由此可見,尋求做演員的樂趣,比當上新一代笑匠更有滿足感。所以在訪問中,他
講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滿足自己比做乜更重要!」

 

我好廢

《男親女愛》中的余樂天,爛撻撻,英文唔識多個但一味死充;《棟篤神探》的莫作
棟,後生打「壞」一名,勝在有頭腦破案無數。這些角色觀眾睇到入晒腦,不期然
地會將人物性格投射到子華身上。「在觀眾心目中,我可以話係一個廢人,好似我
上《K-100》宣傳,第一件事就叫我做幾下引體上升先,有意思,他們覺得我同個角
色一樣潺弱,所以想睇下我點出醜,結果我做到喎!又有次出席西片首映,竟然有
人兜口兜面同我講︰『套戲講英文喎!』我在大家心目中就是這麼廢,但我不會
介意,這證明自己演技出色欺騙到人。」

除了子華口中所講的廢,他在大家心目中還有另一個印象,就是創作力強,所以有
人會讚子華今次套劇寫得幾好睇,度笑位都幾好笑,當然這亦與現實有段距離。
「我今次只是以演員身分參與,大部分都是跟劇本做,當然莫探員的口頭禪︰『唔
使騰,no problem』、『若要人不知,唔好太低B』就要自己度,始終編劇不會連
食飯要嘴嚼幾多下先吞,還是大啖吞下去這些細位都寫出來,這些就要你去揣摩。」


做奸仲過癮

黃子華做棟篤笑,無論是3場還是12場,是300多座位的文化中心劇場,還是2,000
多位的灣仔新伊館,例必場場爆滿,號召力非常強。反觀由子華擔正的電影,叫座
力不及一半。得出結論是花數百元看棟篤笑的fans大有人在,偏偏用60元買飛入場
的就不見踴躍,是代表子華的電影未夠吸引?「原因好簡單,我做棟篤笑,我會拎
錢出來賣頭版廣告,電影?上}畫都冇人知,電影上能夠控制的地方實在太少,
poster
影成點我不知,預告片剪成點我更加未見過,太多元素影響觀眾選擇看一部
戲了,而我可以做的就是演好個角色。」

《一蚊雞保鑣》由黃子華自編自導自演,可惜票房同樣強差人意,是否大家還未接受
到他可以當上男主角呢。「冇,有叫座力的就適合當男主角,就是這麼簡單。《一
蚊雞》是我首次自編自導自演的商業片,結果發現拍商業片是一件好麻煩的事,當
中有好多制肘。我不會羨慕人家拍到一部叫好或叫座的電影,我反而想拍到一些題
材新鮮,自己又未演過的角色,最緊要是有滿足感。」最近子華便獲彭發導演邀
請,到泰國拍《阿孖有難》,飾演黑社會大佬一角,這是他入行以來首次演反派。當
他說到有泰國工作人員看見他冷酷凶殘的演出時,誤以為他是真正的江湖大佬,紛
紛問導演他的底細,一份喜悅的表情立即展露面前,相信這就是他所指的滿足感。

哈痞表演

今年9月,黃子華會再戰闊別3年的樂壇,與3位朋友合組樂隊出擊,名為「哈
痞」。痞(音︰鄙)解作流氓,不正經的人,「哈痞」就是一群開心得來不正常的
人,當然亦取其諧音happy。翻查資料,子華大大話話都出過3張唱片,由歌詞到唱
腔,都是走相當另類的路線,其實咁耐以,有冇人讚過你唱歌好聽呢?「都冇
乜,唱歌只是為興趣,追求滿足感。雖然我3年來冇出過碟,但一直都有租個地方
來做band房,我同黃秋生一樣,希望在樂壇提供另類選擇俾大家。以前是玩
gimmick
,今次就想表達一些情感,風格較為personal。至於點解今次唱到要組
band
,其一是想音樂部分可以落手落腳去做,其二是志在可以上台表演,所以我們
會上《勁歌》宣傳唱live,說不定如果表演得好,屆時會開個mini concert。」

自殺式表演

講起棟篤笑,除了子華,大家還會想起宗師級的許冠文,這位前輩曾坦言好佩服他
夠膽企上台講兩小時笑話,認為是一項自殺式表演,當然作為觀眾,懶理表演的
「危險性」。踫巧許冠文復出,最好兩位一起上台來一次「攬住死」,等大家又可
以笑餐死,只是可行性應該不高。「早在十數年前,當表演完第一次棟篤笑後,
Michael
找我為他新戲《神算》當編劇,那一刻的確有妄想過待我寫好劇本,Michael
會開聲叫我做埋男主角,最後我當然有份演,不過只是客串,男主角就由黎明擔
上。由始至終我都冇失望過,由頭到尾都是自己的妄想症發作,等於有人帶你同一
個名模食飯,你h車邊食完餐飯後,仲諗緊個名模會唔會記得我呢?簡單來說就是
發緊夢。事實上年前他有找我合作拍戲,但因某些原因擱置了,希望日後再有機會
吧。」

同樣是台上表演,做主持出身的子華,今年年頭被委任做《金像獎》司儀,當晚表現
相當出色,問他覺得自己是否適合當司儀,他答得理直氣壯。「我梗係適合做啦,
你知道我背後為節目花了幾多時間去做準備,工作量同做一次棟篤笑差不多,幸好
是義務性質,叫做為電影出一分力,否則我也不知要收大會幾多錢?其實大會早就
準備好台詞,但你想做好一點就要花時間。如果來年encore找我做多次司儀,我希
望到時好忙唔得閒接啦。」

後記︰我有投訴

做訪問前,身邊的朋友、同事,拜託要問兩個問題。

問題一︰點解次次棟篤笑出VCD,收音質素都這麼差?

答︰「我講你知,我比你的投訴更多、更憤怒,我甚至想為呢件事去殺人。這份工
作主要是用一個咪收我把聲,另一個咪收觀眾把聲,就是這麼簡單都可以出錯,有
次更離譜到錄埋收音師與工作人員的對話,嬲得我……但我已經用最大努力去補救。」

眼見子華答「問題一」答得如斯投入,隨即送上問題二︰有很多人聽過《棟篤神探》
首主題曲後,覺得歌詞唔係咁好笑(其實想講好爛),你點睇呢?

答︰「……首歌唔屬於我band的作品,你知唔知首歌邊個填詞?」

答案答得這麼婉轉,令我當晚收看完《棟》後,落足眼力睇roller,發現「林夕」二
字。係我衰又唔夠衰,有投訴應該要搞清楚先,

或者我同一般觀眾一樣,以為他拍親劇,就會做埋

編劇、度撟甚至填埋歌詞……幸好這只是誤會,

否則大家都會好失望……

 

(Typed by Asorn.)

 

 

à返回前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