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bucket
[生活娛樂 2008年2月]

「棟篤笑」是「Stand Up Comedy」的中文譯名。

這個譯名很傳神。Stand Up 是「棟篤企」,Comedy 是「幽默的笑話、喜劇」。Stand Up Comedy,站著來說的幽默故事,一向都是愛風趣、自命幽默的外國人的小玩意,在酒吧中說一些天南地北唔知講媬無傷大雅的笑話,逗逗大家開心,很小圈子的形式。

想不到這一個外國人的小玩意到了黃子華的手上,就變成棟篤笑,更加給黃子華「係咁玩」,變得出神入化,脫胎換骨,由小圈子變做紅館騷伊館騷,一個人棟篤講,幾千人坐係度齊齊笑,傻笑大笑偷偷笑會心微笑。

這個月,黃子華的棟篤笑更「回流」加拿大,2月9日在溫哥華Queen Elizabeth Theatre,2月17日在多倫多Hummingbird Centre,「鑊越大越快樂」,和喜歡笑而且懂得笑的朋友來個小圈子大快樂。

一切,從娛樂圈血淚史開始

這一個棟篤革命,是完全由黃子華單打獨鬥闖出來的天下,是香港幾十年娛樂圈血淚史中最新鮮,最有笑有淚的獨門招數,只此一家,別無分店,更絕對相信詹端文的麻辿男人騷的靈感,也是來自黃子華的棟篤笑的啟發。

和一位轉數超快的老朋友做訪問,是有高難度的,即使是為娛樂生活雜誌訪問,也是一樣。太普通的問題,唔問好過問;刻意經營的問題,又會是過份刻意,有一點為問題而問的樣子,於是兩難。最後,筆者還是決定和黃子華隨隨便便的傾談,敘敘舊。反正溫哥華、多倫多,對於在愛民頓大學哲學系畢業的黃子華來說,感覺就是像老朋友一樣。

說起來,筆者和黃子華是工作上合作過的老朋友。當年,他高舉三面偉大紅旗,不理黑白紅藍,一仗功成,以娛樂圈血淚築成棟篤長城,由1992年到2008年,十八年來,緊守棟篤皇朝。

「不錯,棟篤笑令我找到自己,建立了自己的品牌,也讓我找到一啖好飯吃。」黃子華也這樣承認,口氣不是不像表演棟篤笑:真假難分,但觸動了某種內心的個人機制,令人會心微笑。

當年,黃子華事業停滯不前,眼看種種娛樂圈內的不平,投身話劇團、到電影任小角式、到電台做DJ、電視台任編劇…自身的經驗,冷眼旁觀,順手寫來,原來就是最好的苦笑或笑不出的題材。

「棟篤笑的題材,能引起共鳴,是因為我講的,都是大眾貼身的感受,不是虛構的。這些題材,都是不分國界,很global的。」同意!也難怪他的棟篤笑,香港加拿大,一樣叫好叫座。

娛樂圈的人情冷暖,血「慾」橫飛,誰的血、誰的慾、誰私下產子、誰私下與某某富豪有約,娛樂圈的是是非非,八卦的你我他,誰不想多聽多聞。就是如此,棟篤講、棟篤笑,一仗功成。

Photobucket

最喜歡一個人演出

就是如此,由《娛樂圈血淚史》開始,玩高檔的性笑話,玩不文、政治、股壇,一篤接一篤,92年《色情家庭》、93年《跟住去邊度》、94年《未世財神》、95年《玩無可玩》、97年《秋前算帳》、97年《殺出重圍》、99年《拾下拾下》、03年《無炭用》、06年《兒童不宜》,然後是第十個棟篤笑,今次的《越大鑊越快樂》。

「會不會發覺玩無可玩?會否恐懼有天乾塘?」

「是會有恐懼的!99年《拾下拾下》之後,停了四年多,就正是因為這種恐懼。」

「那麼當年如何又繼續下去?」

「連自己也有點不明白,我發覺,原來自己仍然是有heart的,有passion的。只要passion不死,棟篤會繼續笑下去!」

「會不會因投身電視、電影,太忙了,忽略了棟篤笑?」

「那是不同的工作,但棟篤笑是根,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棄 ! 」

黃子華的棟篤笑,貫徹著自我風格,別人如何也模仿不來。

「有人,就要生活!要生活,就有感情;有感情,就有渴望,有欲有求;有求,就有感覺;得不到,有矛盾。於是,有笑有淚,棟篤可以繼續笑下去!有感覺,就不會停,除非感覺停止!」

「棟篤笑是我的個人騷,完全自我的。同類的演出,只要加了他人,像鬚根騷,演出之時,要顧及他人,於是,自己的個性就少了。所以,我還是最喜歡一個人演出。」

經濟效益至高的表演

說起來,黃子華的棟篤笑品牌,是經濟效益至高的表現。試想,一丁人一個舞台,成本有限,齋talk兩三個鐘,就場場滿座,加場又加場,連廣告也慳番,由香港講到大西洋。同一材料,就好似可樂咁,去到邊大家都爭住飲。開一次騷,賺一次錢,大家也只好羨慕。 這一回,黃子華來美加為宣明會演出,但黃子華表明他沒有宗教立場,也不會因宗教立場不同而改變演出風格:「不同宗教,要是都能互助,是好事。能幫宣明會去演出,也是樂事。」

黃子華的棟篤笑,有自嘲、挖苦、不文、諧音粗口、性笑話、政治笑話、名人趣事瘀事,如朱培慶事件、高官事件、很香港的,但這些事件,在電子時代,大家都會從香港談到溫哥華多倫多;全民皆股,全民皆當上廚師,炒炒炒,同樣的事件,由黃子華說來,就會變成金手指,點中了全場所有人的笑穴,笑得大家合不了咀。

一些不文笑話,一些諧音粗口,原來是這麼的受落。當全場男男女女都說著同一句粗口,原來是可以這麼暢快,更能舒抑鬱。大家都愛聽黃子華的齋talk,可能還有一個隱藏的目的,就是到場館中盡情放肆一番,在黃子華的催眠魔法中,追隨著這一位半邪半正的棟篤神仙來一次精神集體出軌,拋開道德,踢走束縛。

Photobucket

終於可以盡力不為

那年,中國發生了一些風波,令大家的心情激動。

在那一個年代,香港出現了一些草根的英雄,像尹光突然被報界傳媒追訪,他的無厘頭諧音粗口挖苦政治歌曲,一下子成為地下勁歌金曲。黃子華留意到尹光的歌可以成為棟篤素材,於是透過朋友介紹,筆者和黃子華合作,取得尹光的名曲《關人隱士》作為《娛樂圈血淚史》的片尾歌,效果相當不錯。黃子華善於駕馭風勢,凡事盡力而為,一係唔做,一做,就做到最好。

畢竟,棟篤一笑,一轉眼快二十年。第十次《越大鑊越快樂》之後,還會繼續有棟篤笑嗎?

「有!下一個棟篤笑,會探討一下未來的去向,終結自己的前半生。也許,自己的棟篤笑,都是一個笑話 ! 」

果然,過了「前半生」,黃子華進入了另一個境界:「生活,是為了自己開心。要開心,首先,是盡力而為,然後,是盡力而不為。」

能盡力而不為,必先盡力而為。有了生活基礎,才可以盡力不為。今天的黃子華,因當年盡力而為,樹立了棟篤笑的品牌,於是,可以有say,自己可以為自己安排不做不喜歡的事情,盡力不為。

黃子華果然是唸哲學的。

-->返回前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