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華:棟篤橫撞投資術 [信報 22/11/2007]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上回講到黃子華最拿手的棟篤絕活及他的世界觀;今回輪到數落他的本死投資法和他的財富增值伎倆。

  巧舌如簧的黃子華,對拿捏別人笑穴的竅門瞭如指掌、牽動觀眾的情緒毫無難度、諷刺社會現狀話題也手到拿來,他的投資是否也同樣得心應手呢?Marvelous!

  約黃子華做專訪,他一口應允,第二天便相約見面,快如閃電,期間沒有過問我將會問他什麼問題。

  「李兆基看35000點,何鴻燊說40000點 (近日已改口為30000點),你也來說個數字吧!」一屁股坐下來的黃子華就被我搶攻,冷不防我問他的是財經題,他瞳孔當堂放大了,然後是一陣沉默。

一朝睡醒輸百萬

  「其實,我曾經是香港『四大蟹聖』之一。1998年,我與香港人同步中招,應該的不該的都中了。」回過神來,黃子華侃侃地道出他痛苦的投資經歷。曾是負資產的我本不欲在他傷口撒鹽,但畢竟本職業的本能和拿個反面教材個案,我還是要向他旁敲側擊出個底蘊來。

  「衰咩呢?」我問。

  「香港人衰咩我就衰咩,衰羊群,當時的我肯定比現在更『盲毛』、衝動,於是就做了傻事。」這位四十七歲的香港棟篤笑鼻祖激動地說。

  「炒樓輸得很甘,股票輸得很快。」壯士悲鳴。

  有一朝睡醒,黃子華發覺自己有七位數字的身家在股市蒸發掉,他以為自己在發夢。更諷刺的是,他竟然連自己輸了什麼股票也一頭霧水。

  「證監會應找你去拍宣傳片,飾演楊生楊太。」我不留情面地揶揄他。

  「我不是一般的楊生楊太,我簡直是『戇居中的極品』!」他再踩了自己一腳,certified!豁達如他,我想即席向他寫個服字,「自嘲」果然是棟篤笑匠的內置基因。

  黃子華的戇居,在於極端感情用事,與他的腦筋無關。話說他的某位股壇友人因為「唔參佢玩」而激起他的怒火,於是他憤而到處打聽路邊社的股票消息,他要向該友人證明即使沒有他的內幕消息,他也能發其大達,殊不知那令他飛身撲入的竟是「流料」,他在遍體鱗傷下唯有止蝕離場。

  「有趣的是,我不覺得這些教訓會令我下次學精,現在我還是這副德性。」黃子華談起這些糗事,不但沒有一點悔意,反竟然有點自虐般的沾沾自喜。

戇居中的極品

  黃子華沒有因為一日被蛇咬而怕了草繩,如今他還是會偶爾沾沾手股市,買的都是最大的藍籌和紅籌(能記六十多頁棟篤笑台詞的他,還是一個股票代號也記不起來,死未!),但他已減少了只聽一個number便飛身撲入的魯莽行徑。

  他說:「我覺得讀哲學對我演戲沒有幫助,反而可能在投資上有少許幫助,就是令我輸了身家也不會選擇去跳樓自盡。」

  黃子華說,他向來並沒有想過自己需要有錢,因為在他的字典堙A發達只是一種用來逃避現實的方法,但他一直忘我地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故犯不要辛苦賺錢務求盡早脫苦海。

  直到三十多歲時,在娛樂圈同儕的影響下,黃子華才突然覺得發達也不是一件壞事。殊不知物欲一出,便不可收拾,結果投資一事在他心中留下了陰影。

  「我認識很多非常有錢的人,但如要我選做他們或做回我自己,我會選擇做黃子華。這不是因為他們不好,只是因為我想繼續完成我現在的工作,我看不到我在他們的崗位,我會enjoy做他們在做的事。」黃子華伸一伸舌頭道。

  那錢對你而言,有什麼意義?我問靠棟篤笑致富的「黃篤神」。

  「僅freedom與convenience。」他答得直接。

  有沒有曾經為錢而煩惱呢?我再問。

  「為擁有太多錢而煩惱我沒有資格,為了窮而煩惱我又不大會這樣,雖然我每個月有好多錢要用,哈哈。」黃子華說,他窮的時候也是最有錢的時候。初初畢業出來社會做事,他的銀行存款只要足夠他下個月用,他便夠膽把工作辭去,玩完後再找一份,他認為那個時候自己最富有。

  黃子華在我逼供下承認,自己是個虛榮心很強但野心相對弱的人。換言之,是追求本小利大的槓桿投資(但他又指不能接受不勞而獲,最好是「少勞而獲」)。

  「現在很多人辭工去炒股票去,可能我狂炒一年都可以收山,但我仍然會選擇如今我走的這條路。」黃子華這位「鱷魚頭老襯底」的股壇水魚笑說。

Photo Sharing and Video Hosting at Photobucket



P43, 副刊, 面對面, 鄭天儀

-->返回前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