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華 & 哈痞

Happy 事件簿

 

很多人以為組band是年青人的玩意。

激情、浪漫,也可藉以發洩。

四位青春期已過的大男人夾band的心態又如何?是要揚名立萬、完成自己未完的心願,還是有其他的原因?

黃子華和他的「哈痞」這嶄新組合或許能夠給大家一個答案。

「哈痞」耆,Happy也。

對了,任何年齡階層的人也會追求「快樂」。

他們為何組band?就是因為在當中可以找到happy。

 

相識到組合

成年人跟十來歲的小伙子組band的一大分別,可能是事業的基礎。

「哈痞」樂隊的四位成員,黃子華是演員又是香港的「棟篤笑」始祖。其餘的三位成員亦各有所成。長髮、外表斯文的十八,是職業結他手、結他老師兼擁有自己的音樂學校;身型高大的巴比倫是職業鼓手及非洲鼓老師,經常為演唱會及舞台劇演出;小明曷職業低音結他手,也常參與廣告歌的錄音製作。幾位還未結婚,但事業總算是有點成就,至少不像初出茅廬的小子為籌錢買樂器而發愁,玩起音樂來應該甚「哈痞」。

據黃子華所說,他們四人由認識到結合的過程,是他先找十八學結他,學了一年對音樂的興趣越來越濃。後來經十八介紹認識另外的兩位成員。因為大家志趣相投便決定組成樂隊。今次訪問,我們以「哈痞」為題,讓他們暢所欲言自由發揮。我們且看看四個大男人走在一起,可以有多「哈痞」。

 

即興快樂

 

記者:玩音樂帶給你甚麼快樂?

子華:我很難形容給你聽,總之閒時在家中拿起結他彈撥練習,已經覺得很「過癮」。我讀書時期便開始學結他,不過因為沒有時間練習,技術一直沒進步,直至遇上十八這位好老師,哈!其實技術依然沒有多大進步!很奇怪,我的興趣全都很文靜,對於普通人來說甚至是極端無聊,如我可以在家中看看書、睇電影、彈結他已經開心到不得了。電視因為太費神近期也少看,反而結他彈得比較多。

 

記者:但是夾band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事,還要跟其他隊員相處。

子華:我常說一班人夾band通常只有兩種結局,一是大家反目成仇,一是成為好兄弟。情況好像一對情侶拍拖,大家去一次長途旅行自然知道合不合得來。長時間的親密相處,雙方沒有共同的理念和興趣,根本不可能容忍對方。總不能一個說要去羅浮宮,一個說要去shopping(購物)吧!夾band的情況亦大同小異,我跟他們三個認識了也不過是兩年多的時間,但因為大家很夾,目前我簡直視他們如好兄弟呢!

 

十八:我則認為夾band好玩的地方應該分為兩部分,一是夾band的過程本身,一是夾band之後大家一起「吹水」(閒聊)的時光。

 

巴比倫:對呀,最好玩是jam歌的時候,例如我們經常即興拿一些廣告歌或者徐小鳳的舊歌來jam。有時子華唱得興起,中途加插一句「傻佬」,大家又會捧腹大笑一輪。即使是不依旋律,漫無目的亂彈一通,我們也玩得很投入。

 

小明: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我們夾band至零晨三點,累了大家便坐下來休息。後來不知誰拿了一隻舊的Michael Jackson音樂影碟來播。嘩!看後大家都發了癲,忽然對音樂好像很有熱誠,然後大家又拿起樂器彈奏直至天亮。

 

 

吹水專家

巴比倫:其實夾band後,大家坐下來休息,邊起著薯片邊「吹水」的時間,也是很大的樂趣。基本上我們甚麼話題也能「吹」一、兩小時,不論是星座、UFO、書本、電影或者拍拖、穿甚麼鞋等。

 

小明:有時我們會到樓上咖啡室喝杯咖啡或下盤棋。十八曷象棋高手,通常他會跟巴比倫對戰。哈,可恣因他們也是做事很專心的「獅子座」,我和子華只會倏旁觀者。

 

記者:子華也是下棋高手?

 

十八:他從不會親身上陣,但心水清,有時會在旁邊說一句:「你想清楚沒有呀?真的要行這一步?」給人感覺好像是世外高人,我說是「好像」,因為至今還未有機會證實。

 

子華:大佬呀,人家以為上咖啡室是喝杯咖啡,聊聊天,怎會料到你兩個獅子座竟然會捉起棋來?四個人當中有兩個在下棋,我惟有被迫做公園阿伯。

 

記者:其他成員又是甚麼座?

 

小明:我是天秤座,子華是處女座。天秤座的人愛思考,而我除了音樂之外,也喜歡研究星座和衣著打扮,所以我是樂隊的形象顧問。十八和巴比倫兩隻「獅子仔」,心無離念而且做事于易受人影響,一切也以音樂行先。子華則是比較少說話的一個,但仔肯定是專心的聆聽者,因為不時會說一句很好笑的話來。

 

十八:小明說得對,我對買衫打扮一向沒甚麼興趣,不過在鞋方面我是有點堅持。小明常說我穿converse好看,但我比較矮,所以喜歡穿一些較為高底的鞋,例如軍靴之類。

 

小明:結果我們又會因為一對鞋,不是鬧交,而是吹水吹幾個鐘。

 

 

愛情萬歲

 

記者:四個大男人一起,難道不會談女人嗎?

 

巴比倫:會的,例如早前拍MTV導演請來大群女模特兒。我們四個大男人又會有感而發,談起自己的過往經歷。那些女孩子遠看是很遠看是很吸引,當你跟她們拍拖又可能是另一回事。我自己目前只會專注音樂事業,暫時不會拍拖。

 

十八:我承認拍拖是一件令人很開心的事情,即使大家只是手拖手在街上走,感覺也很舒服。不過我的親身經驗是:凡事也沒有想像中完美。當我想專心玩音樂的時候,偏偏對方不想或不准。

 

子華:你們兩個「獅子座」真麻煩!我覺得愛情絕對是非常重要。目前我擁有的東西,甚麼名氣、獎項、財富,可能隨時會失去或耆根本從未擁有,後而愛情是我最有把握的,令我覺得最實在。那種開心的感覺很難形容,未必需要大家常常見面,兩個人即使在不同的空間為對方做著相同的事情,感覺也會相當溫馨。

 

小明:我反而覺得拍拖最開心的是有機會兩個人一起去花錢,無論是買衫、睇戲、吃東西也好。

 

 

雞年願望

 

記者:雞年來臨,還會做些甚麼令自己更開心?

 

子華:今年我們過年出唱片,很應節啊!其實我們決定組band的一刻,便計劃將來會出唱片,如今終於成事,不是很開心嗎?另外,四個人可以站在台上演出自己的作品,感覺也會是挺興奮呢!

 

巴比倫:我也贊同,希望多些人買我們的唱片。

 

小明:我興趣多多,養水草、養魚、打機、時裝……買了一條新魚放進魚缸,我會家眼望著魚缸一整天自得其樂。打winning eleven (足球遊戲) 即使輸了,我又會花一整晚思索輸的原因,亦覺樂趣無窮。音樂方面,我由初期當演唱會伴奏,直至上年為五十人的APA(香港演藝學院)畢業匯演伴奏,令我很有成功感,興奮莫名。今年我希望可以為超過一百人的大型演出伴奏。其實很多事情也能夠令我開心。

 

十八:我小時候是打機狂迷,亦知道自己一接觸遊戲機便不得了,隨時會荒廢事業,由朝打到晚,所以我一直不敢買遊戲機。不過今年我相信自己已經有足夠定力,忙完唱片工作之後會買一部PS2 (遊戲機),讓自己「哈痞」一下。

 

 

後記

單純的快樂

 

黃子華在訪問時說,以他多年的人生經驗,凡真心喜歡音樂的人思想其實都很單純,奸不到哪裡。思想單純的人不會計算他人,感情直接,也因此較容易感受到快樂。正如子華改的這個樂隊名稱「哈痞」,起初他純粹靈機一觸以中文寫成一個英文拼音,沒有經過甚麼精心思考。事後一些有心人卻向他解釋,「痞」這個字有「病」的更深層意思。黃子華聽了也只是輕輕回應一句:「是嗎?那更好,人家以為我們很有深度。」讀完這篇訪問,你感不感受到他們的快樂?還是仍在思索、研究、分析「快樂」這兩個字的定義?

 

>>>返回前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