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華

開心快活人

 

要經常保持心境開朗,絕非大家唱一句:「笑一笑,世界更美妙……」這麼簡單。發自內心的笑聲,才能真正做到快活人。黃子華,一位帶給觀眾歡樂的娛樂家,無人不被他的搞笑才能吸引著。要身為歡樂先生,首要條件當然是本身每分每刻都懷著愉快的心情,而這種素材,正正在他的演出或在他新組成的樂隊哈痞(HAPPY)都不難找到。

 

聲音的威力

從來都是這樣認為,靠把口搵食的人,永遠都高人一等,這個道理天是大家親朋好友的不死理念。而子華就是大眾敬佩的人物,從笑爆咀的棟篤笑,到公仔箱的莫探員,至到最近與幾位友人組成樂隊哈痞,都是以口技令觀眾注目。在於他而言,覺得一段音樂,遠比一場棟篤笑的威力還要大,六曷他要當上歌手的其中一個原因。

「音樂的力量在於能夠在一處小小的地方,就能引發出很大很大的感情,而這種感染力只需要一至兩句的歌曲就能表達出來,效用分分鐘大過一場棟篤笑。因為用聲音去表達意境的層次,遠比其他方法為高。」

「在填《妹妹》這首歌的時候,給我的感覺是最深的,亦促使我下家決心去推出唱片,因為這首歌是描述我一個好朋友,突然離去的經過,令我覺得世事無常,有很多事都不是你或我可以控制得到。」

發揚「哈痞」精神

提起「黃子華」三個字,不難令大家想起他出色的搞笑本領,無論是舞台上的他,或是螢幕前,都貫徹其笑匠的形象。他在這方面的本領,與傳教士的傳道能力,絕對有過此而無不及的厲害,一個宣揚福音,另一個把歡樂散播開去,就連其音樂,亦本著這個宗旨,發揚他的常神。

「其實哈痞的意思,是希望大家聽了我們的音樂之後,都能夠放鬆心情,開開心心的生活,在細聽的同時,亦希望大家有些得著。就好像之前的《做馬仔》一樣,凝造出一種既輕鬆又搞笑的氣氛,令大家聽得舒服之餘,又能切合到打工仔的一種心情。而今次亦有《公廁》,以一種輕鬆的手法,道盡公廁內所有缺德的事,頗有趣的。而且,在網絡上還非常流行呢!」

好一個受害者

子華搞笑的本領,經已去到爐火純青的境界,如此厲害的一個才子,竟然被五線譜的幾粒音符弄至體無完膚之地,情況有如癮君子失去毒品一樣。毒癮之深,絕對不是你我能想像得到的。

「其實,在填《妹妹》或另一首作品《睇住你大》這類歌時,過程猶如一種自療及提醒。當我力不從心時,就需要去聽這些歌,就像些特效藥一樣有效。

「我不懂解釋自己為何會喜歡音樂,只知道它有種吸引力,令我在半夜三更,都會拿起結他,彈奏幾曲才能安心入睡。不像我去健身的話,可以威猛一點,拍除衫戲時可以型一點,這都有個理由。喜歡音樂卻是沒有理由的,像著了魔一樣。是它令我夜半時分,還拿起結他。說回我是一個受害者,是它主導著我,在這方面我是被動的。」

無界限band友

因為對音樂的情有獨鍾,引致子華與其餘的三名成員組成樂隊,論音樂資歷,他確實比三為隊員遜色,卻他對音樂的瘋狂程度,絕對能夠與他們看齊。

子華:「其實是機緣的問題,是之前推出的三張專輯,因而令我認識band這個東西。當時,我找Tommy教我結他,之後在錄音歌曲時,希望組一隊創作屬於我們的音樂。在組隊之時,想到兩個人無論在音樂上或是演出都好像欠缺些甚麼,所以最後找來小明和巴比倫加入,令這隊BAND更完整。」

Tommy:「其實,最早時是教子華彈結他的,之後自己就到外國進修音樂,回港之後,他就與我組樂隊,推出唱片。在音樂上,子華是很有誠意的,亦有很多想法,在歌曲本身表達出來。」

小明:「平時已經覺得他很cool,記得有次我們在一間韓國料理用膳時,他整頓飯都一聲不嚮,原來他只是喉嚨不適而不出聲,其實他內心是很照顧我們的。」

巴比倫:「大家未相識之前都已經覺得他是個搞笑能手,在彼此認識之後,原來裡裡外外的他都是很有趣,很會惹人發笑,而且性格亦非常率直呢!」

 

 

 

>>>返回前頁